案例解說

                                                王磊律師

案情簡介:甲乙公司之間簽署《轉股協議》,約定甲公司全部股東與甲公司將公司全部股權以及公司不動產、地上建筑物、土地使用權作價3800萬元轉讓給乙公司,由乙公司買受后進行房地產項目開發。協議簽訂后,乙公司如約支付了第一筆合同價款1500萬元,甲公司股東對部分股權進行了變更登記。隨后甲公司大量資產由案外債權人勝訴后通過以物抵債方式實際取得。由于目標公司大量資產被套空,乙公司訴至法院,請求解除合同并由甲公司承擔違約責任。

一、協議合法有效。

公司股東的權益附于公司資產,當公司股東將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權對外轉讓時,股權轉讓的外在形式往往表現為標的公司全部資產或權益的交付。本案中《轉股協議》所涉資產均為甲公司所有,盡管協議名為轉股,但雙方明確約定了擬轉讓資產的范圍以及合同履行的先后順序,協議內容與轉讓資產密切相關。故應將轉讓公司資產理解為該協議書的核心內容,而將轉讓全部股權理解為乙公司為實現獲得目標公司資產的合同目的而對權利外觀進行的必要約定。即該協議的實質是對甲公司進行資產轉讓與股權整體替換;是對甲公司整體進行的交易;是股權與資產同時轉讓的復合合同。

盡管股東權益與公司資產的權利歸屬方是不同的,通常情況下,受讓方可以僅憑完成股東身份的工商變更登記來掌握公司控制權,進而實現對公司資產的控制權。但現實之中經常會出現股權收購之后,對目標公司整合的難度大,管理阻力大等問題,進而導致對目標公司資產轉換交接不成功。故本案協議中特別約定了一并收購資產的條款,是為了確保收購方實現其合同目的。

此外,從合同約定的價款也可看出,3800萬元轉讓款遠遠大于公司股東的股本投資1500萬元,其原因就在于價款中除了包含股權價值之外,與包含了公司資產價值。

故在不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不違反公司章程的規定且不違背公司意思自治原則的前提下,根據“法無禁止即自由”的原則,該協議應屬有效。

二、乙公司有權單方解除合同。

根據《合同法》第94條關于合同的法定解除條件的規定,協議簽訂之后,甲公司及股東沒有按照約定,履行清償公司債務、交付公司的不動產和土地使用權等幾乎協議中約定的所有義務,致使乙公司欲通過整體收購目標公司進而實際控制公司,并進行房地產項目開發建設的合同目的不能得以實現。甲公司的行為已構成根本違約,故乙公司有權單方解除合同。

三、協議解除后的法律效果。

合同因故解除后,存在恢復原狀即股權的返還以及損失的賠償等諸多法律問題。作為合同標的股權轉讓,股權本身的性質問題在我國公司法理論界還存在很大的爭議。

一方面,股權的財產性決定了股權的可轉讓性和合同解除理論中財產的返還規定對其的可適用性。當股權轉讓合同被解除后,一方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可以根據另一方的要求進行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

另一方面,股權的非財產性有可能導致合同解除理論對其的調整失靈。當股權轉讓合同解除后,有關非財產權利的行使效力并不能簡單的依據《合同法》來確定返還,而應結合《公司法》以及各種社會因素來認定。

根據《合同法》第九十七條關于合同解除的規定,可見合同法所規定合同解除的效果包含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終止履行;二是恢復原狀;三是賠償損失。

故考慮到本案中甲公司的實際情況,在處置了甲公司的資產以返還乙公司1500萬元款項并賠償損失后,甲公司股權將失去價值,已變更登記的股權可返還給原甲公司股東。

 
湖北快三跨度表